杜宇笙

二二二风:

精神病人贱贱×心理医生小虫
正篇01

久等啦!

正篇第三人称视角

色调也有所改变

拉了超凡的蜥蜴博士做配角2333

久等啦!本来要早上发!结果睡过惹!

新入坑的朋友可以戳序章

序章1

序章2

序章3

或者合集

RR賤荷蘭蟲這麼萌整個人都不好了:

近來的農曆新年都跟情人節很近啊,
加上近日官方10週年發了盾鐵「結婚」照,
在下也忍不住P了一幅!
(其實跟P2 上年賤蟲版是一對)

雖然P得很有病,但這是小小心意,
P3 是 2050 X 1370 的壁紙版,
祝大家新年進步,身體健康,事事順利!

素材圖源:Google


心之物哀

  算是一个心中小小的并且是自己非常渴望遇到的一个场景吧。
——————🎏——————🎐————
浮华尘世,谁能坐拥心中一份难得的宁静…


  心之物哀

  月明星朗,凛凛的清风拂过满园的樱花,花枝颤乱,淡粉色的花瓣宣泄一地。

  赤足踏上这柔软的花毯,伴着渗入骨的清香,黑发少年提剑而起,乌黑的眸子映出雪亮的剑光。

  抬步,舞剑,穿刺,跃起。少年的身形不断地变幻,如墨的青丝在空中划出道道弧线。所及之处,樱花乱舞,直至满庭缭乱。柔弱的嫩樱飞到不知为何地,寻觅那不知为何物,透过飞花,却早已看不真切少年那如虎般矫健的身姿。

  收剑,转身,踏着一地的落红,轻快的走进长廊。忽闻衣角沾了一两瓣几欲蹁跹飞去的花瓣,便俯下身来,轻轻掸去,遂瞥见柔瓣乘风归去了。少年坐于中庭,望着庭院中如水的月光,赏着清风徐来时,在月夜中浮动的樱花雨,不禁想起了那一身锦缎红绸的她。

  低头,垂眸,眼内升腾起一层水雾,嘴角微不可闻地向下撇了撇。

  “她,还好吗……”

    品一口清茶,淡淡的白雾从素净的茶杯中升起,消散在冰凉的黑夜里。骨节分明的手握紧的茶盅,末了又放回茶盘。
眉头紧皱,嘴角微微扯动,愤怒有些来得不可抑制:从此以后,便再也无法感受这飞花穿庭的静美!被动地提刀,为保住自己微若草芥的性命而在战场上屠杀大和的同胞,双手沾满无辜的鲜血,却只为高高在上两大幕僚的你争我斗!可能再也无法为父母尽孝,再也见不到自己心爱的人,这将会是多么痛苦!!
秉承着矢志报国的决心,却被………唉!

  少年细长的眼角流出一滴清泪,颤抖的双手不停地摩挲着泛着檀香的荷包,嘴唇张张合合似乎要说些什么。原本清秀的五官紧紧地皱在一起。
悲愤与怒火几乎将他变成一只狰狞的恶鬼!

“香织……香织……!!”他痛苦地仰头悲吟。

  征战,征战!迎接他的,是炮火纷飞的未知战场。相信,人最怕的是未知,而生死不明的战场,即是一种未知。

  他却不得不向那不知为何地走去。

  拈起襟边飘落的樱花,贴于唇边————

“樱花樱花,你会带我去到那不知为何地,寻那不知为何物吗……”

  怀着坦然和恐惧。

  他又想起那一袭红衣。初见的那晚,雨丝飘飘,心却被烧得发烫发亮;今夜,皓月当空,心却如同坠入千年冰窖,透着丝丝的寒气。

  而今,相隔万里。跨越重洋却未必能见子一面!

“她会在吗?”

“我会在吗……”




end



yes🙆混乱属于我*

浮線鳥:

这个颜值新巅峰的小水手我能膜拜很久很久很久。

_Sunny🍼荷蘭宝宝是我der:

一閃一閃亮晶晶😘🌟🌟

看著海總的眼神要不要這麼乖💜💜海總你咬完弟弟還上下摸🙈

浮線鳥:

一颗甜糖豆儿。
让人心情变好的小糖豆儿٩(๑❛ᴗ❛๑)۶

流云Ⅱ

   金秋九月。

    那时天帝在凡间召集天下博识多才之士,留于天宫予以重用,望建设王朝大业,励精图治,振兴王土。为集思广益,天帝兴建了博天阁,书香馆等用于培养、收揽人才。
“吾等有幸被天帝选中,得以进入博天阁修行,不胜受恩感激。”各地的人才乌央央地聚集在台下,乱哄哄的一片,好像各个踌躇满志、成竹在胸。可这里制度残酷,定会淘汰大部分人才,萃其精华,为国所用。

 
  排位考试之后,同来参加选拔的猫公子——银光,利用父亲在朝可以翻天的手腕进入了博天阁最好的修行班破浪班,进行艰苦的修行。

  说来,猫公子银光参加选拔的原因也真是哭笑不得。

家母曾说,自家儿子生来有断袖之癖,留在家里也无法光宗耀祖、传宗接代,还不如送到博天阁读读书,长长知识。
  ……
  只因家母这一句话,银光放弃了好好读书的念头,开始专心致志地学习怎样穿衣搭配,怎样拗造型,怎样与人交际,怎样嫖嫖嫖,可谓在这修行期间,无恶不作。
  可无论他怎样作,在校期间他也在认真听讲,秉着一口志气,疯狂做习题,只是偶尔走个小神,大脑飞上云霄而已,因此学习修行只能算中游。
  因为搭配技艺精湛,银光每日都将自己打扮的利利索索,干干净净,虽说不是能够一眼钟情的对象,但却是那种细水长流,日久生情的帅哥。
  听闻,博天阁的后花园总有一抹传奇白悠哉悠哉地闲晃。
  银光爱着月白色长袍,在博天阁中的园林里散步,闻闻花香,看看蝶舞,腰间两块蟠龙形状黄色玉佩随风发出清响,乌黑的长发盘在头上,眯缝着猫族独有的狭长细眼,扫视着人群,从容淡定。
  不过这种独有的气质总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  银光被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,破浪班总会发出一阵轰鸣的掌声,只要银光打错一点,台下就会哄笑一片。
  他太受人关注了。
  近几次实战回来,桌面上会躺着几封淡粉淡紫色的信封,隐隐地泛着不知名的花香,娟秀的小字赏心悦目。
  ……
  有时候银光就想啊,难道他们不知道我已经有要永远在一起的人了吗?

  银光的佳人,是破浪班一位长相奇美的男人,小小瘦瘦,双眼水润,惹人怜爱。名字也十分好听,名叫萱草。听说萱草极喜紫色,曾对银光说那些淡紫色的书信都是他写的,对银光一往情深吧啦吧啦来招他欢喜,银光自然也是吃这一套的。
  不过这萱草却人前一套背后一套,面对银光自是小鸟依人、百依百顺;面对同班仙友却嚣张跋扈,颐指气使,可谓劣迹斑斑,班中同学敢怒不敢言。
  所幸,萱草家父听闻后里即将萱草转至蓬莱阁继续修行,银光才幸免于难。
  不过银光被萱草蒙蔽了双眼,不知萱草真正的恶劣品行,还在为爱人的离开而感到悲伤,甚至请了一天的假在家握着淡紫色信封睹物思人,真是无可救药。
  “这注定是一段不伦之恋,可怜我的萱草啊。”银光如是想着。
  在银光正为萱草黯然神伤,倚着桌子叹气的时候,一抹墨绿色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。

  那是他从未关注过的一个人。
 

流云

  分开以后,流云按照原本的轨迹缓缓漂移,你我的心是否能回到过去?

  天高云淡,晴空万里,日头刺眼得很。
  高插青冥的天香楼上,明黄的琉璃瓦穿透云烟折射出耀眼的白光,仿佛可以射穿内心。
只是一只猫悄悄闭上眼睛,眼角淌出伤心的泪水。
“小烛,去将那窗帘拉上,刺眼。”坐在太师椅上的白猫缓缓开口,即有一道姜黄色的身影款款而起,应了句“是。”便将那薄纱窗帘紧紧合上。
阳光透过轻薄窗纱投射出朦胧的光影,映照于打了蜜蜡的红木地板上,看得姜黄色的小仆侍一阵恍惚。
“公子……可是想起了伤心事?”仆侍小烛小心翼翼地开口,等待猫公子的回话。

短暂而空白的沉默。

“去给我倒杯茶吧。”
“是。”
公子若是不愿回答,小烛也不会再问。猫爪灵巧地握住壶把,烧水,沏茶,一气呵成。托起茶盘,小步轻移,清香满溢的茶水就被端到猫公子眼前。
猫公子抬眼看了看小烛,低头喝茶,缓缓道:“小烛,你可知我为何招你为仆?”
“小烛不知。”
“一是因你聪明乖巧,懂得做事,长相也上乘;二是因为……因为……”
“为何?”
“吾……吾忘了。”猫公子有些尴尬。
短暂的沉默。
“那小烛有一事要问公子:为何公子和小烛都可以化为人形,却还要保持原型猫身?”
“哦,没什么,节省法力。”公子风轻云淡的描述,听得小烛一愣一愣的。
“呃……那公子,小烛还有一事相求……”
“准了。”
“公子许我回家探亲了?!多谢公子!小烛告退!”几乎是喊出这句感谢,心情澎湃极了。
只过了半晌。
“诶诶!别走啊!那我这饭怎么办啊喂!”猫公子才反应过来,不过咆哮已经晚了。

苦笑。
“哎,就不该这么宠她。”猫公子最近对小烛总是很宠溺。
蓦然转身,突然身形一晃,碧绿的眼睛有些混沌不清,跌跌撞撞地向前走了两步,重重地撞在红木书架上,“啊……唔!”直咳出一口鲜血,跌坐在地上。胸前染红的毛发纠结缠绕在一起,鲜艳如盛开的曼珠沙华。

“我的时日可能不多了。”猫公子心想,眼底流露出酸涩。

“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。”
“绿云!!”